滬民黨成長史

上海民族黨在紐約宣布正式成立

紐約時間2018年7月18日20時,上海民族黨籌備委員會在其推特官方帳號@ShanghaiNationP上宣布上海民族黨正式成立。

At New York time 8:00 pm on July 18, 2018, the Preparation Committee of Shanghai National Party (SNP) declared the formal establishment of Shanghai National Party at its official twitter account @ShanghaiNationP

2017年12月11日,上海民族黨(簡稱滬民黨)發起人何岸泉在紐約曼哈頓大街上舉牌“上海民族獨立萬歲”,並在推特發布他的舉牌照片,同時聲稱將於2018年元旦宣布籌組上海民族黨。2018年元旦,何岸泉如約在他的 Youtube 頻道上發表《滬獨啟航》演說。此時,已有趙長明、張會來和李剛等11位人士加入滬民黨,成為首批創黨黨員。何岸泉誓言募集到50位創黨黨員後,滬民黨將正式成立。

5月24日,滬民黨人數接近40位時,由何岸泉、變態辣椒和馬紹三位黨員組成的籌委會成立。6月10日召開的籌委會會議決定,7月初滬民黨申請註冊。7月5日,滬民黨向紐約州政府遞交了申請文件。

7月10日至7月18日,先後共9人被批准入黨,黨員人數達到51位,符合宣布正式成立條件。無獨有偶,紐約州也於7月18日批准了上海民族黨(SHANGHAI NATIONAL PARTY)的註冊申請。籌委會當即決定,在推特宣布上海民族黨正式成立。

On December 11, 2017, the founder of SNP, Mr. He Anquan held a sign stating “Long Live the independence of Shanghai Nation” on the street of Manhattan, New York. Later on that day, he published the photos of he holding the sign on his twitter account, and announced that he is going to formally declare the establishment of SNP on the New Year of 2018.  On January 1st, 2018, as scheduled, Mr. He AnQuan published his speech titled as “The Debarkation of Shanghai Independence”. By this time, eleven people, including Changming Zhao, Huilai Zhang, Gang Li, etc., have already taken their oaths and became the founding members of SNP. Mr. He Anquan decided to declare the formal establishment of SNP as soon as there were fifty party members taking their oaths. On May, 24, 2018, when the number of party members approached 40, Mr. He Anquan, the cartoonist “Rebel Pepper” (Mr. Wang) and Mr. Shao Ma composed the Preparation Committee of Shanghai National Party. On the meeting held on June 10, 2018, the Preparation Committee decided to formally register SNP as a political party in the beginning of July 2018. On July 5, 2018, the Preparation Committee submitted their formal registration application to the state government of the New York state. Between July 10th and July 18th, nine more people were approved as party members, so the number of SNP party members hit the target 50, meeting the prerequisite of the declaration of establishment of SNP. The New York state government also approved the registration application of SNP on July 18, 2018. Based on the approval and the number of party members, the Preparation Committee decided to announce the formal establishment of SNP on their official twitter account (@ShanghaiNationP).

 

DfvEAd2k

周振鹤谈上海行政区划的变迁(部分摘要)

作者简介:维基百科,周振鶴(1941年3月4日-),中國歷史學家,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特聘资深教授,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首批两名文科博士之一。主要研究领域為歷史地理,在文化语言学、近代新闻史和地方志方面也有所研究。

周振鹤谈上海行政区划的变迁

摘自2009年,《上海书评》专访

您能先简单介绍一下上海作为一个独立政区的形成过程吗?


周振鹤:上海与北京、南京、西安等城市的发展不一样,还存在一个成陆问题。上海的成陆比较晚,以前有记载说申江(黄浦江)是战国时期楚国的春申君黄歇开的,这是靠不住的,都是附会的,黄浦江的下游当时还在海里。上海是因为长江带来的泥沙的沉积,从西部到东部慢慢成陆的,现在浦东的大部分地区更是晚到公元四世纪以后才逐渐成陆的。


上海成陆以后,由于僻在海滨,发展比较慢。到唐朝天宝十年(751年)的时候,才从昆山、海盐、嘉兴三县分出部分地区,在现在的松江区所在地成立了华亭县,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上海地区才有个县级的治所。之前这里只是几个县交叉的地方,它本身不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县级行政区划,只是处于几个县的边缘地带。天宝十年之后,因为已有一定数量的居民聚居,所以单独设县,这个县的建立是经济开发的标志。


华亭县的范围包括现在上海直辖市的南半部,即吴淞江故道以南的地方。现在的上海主要由吴淞江故道的南北两部分构成,南边属于秀州(嘉兴),北边属于苏州。华亭是属于秀州管辖的,所以上海话的较早源头是跟嘉兴话关系密切的松江话,而不是苏州话。


那么上海的名称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周振鹤:华亭县建立后,因为历来属于海疆的边缘地区,经济发展一直不是很快,一直到宋朝才开始有发展。根据《宋会要辑稿》这部书的《食货十九·酒曲杂录》记载,在上海出现了“酒务”。所谓“务”是宋代收税的地点,北宋实行酒类专卖,设置酒务的地方必然是比较大的集市,可以供人赶集买酒、喝酒。当时秀州地区有十七个酒务,其中就有“上海”的名称。这是文献中第一次出现“上海”这个地名,时间是北宋天圣元年(1023年)。比酒务更高一级的是税场,当时秀州有七个税场,包括在城(今嘉兴)、华亭(今松江)、青龙、崇德、海盐等,其中就没有上海了。设置税场,就说明已经具有市镇的规模了,所以那时的上海还不是市镇,只是集市而已,当然,能成为秀州的十七个酒务之一,说明上海开始发达了。


上海属于河网地区,十里一浦、五里一塘,南北流向的称为浦、东西流向的称为塘。其中北向流入松江的有两条小浦,名为上海浦与下海浦。现在昆明路那里还有一座下海庙,上海浦则可能就是上海得名的来由


北宋南宋之间,大量移民到南方来,上海也开始较快发展。到南宋的时候相对比较发达了,大致在南宋末年已经建镇了,但是建镇的具体时间还没有文献能确定。镇原本是政治军事机构,到五代宋初的时候成为地区性的小规模的经济中心,所以上海建镇说明经济已经比较发达了。


上海县的设立是在什么时候?


周振鹤:南宋末年的时候,华亭县已经是东南的大县,与北方诸县相比非常富庶,在元代灭宋的第二年(1277年),就将华亭县升为华亭府,第二年又改名为松江府。过了十多年,江南地区进行户口普查,发现上海镇的规模早已具备建县的标准,于是在元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中央批准上海建县,从华亭县分立出来。我认为建县是上海城市化的一个标志,我在1990年时建议以上海设县的1291年作为上海建城的标志,大家也基本认可。当然实际上,上海县的建立是在1292年,这一年从华亭县分出五个乡来设置上海县,这样上海县就独立出来了。这对上海是个关键年代,对上海城市的发展有至关重要的意义。如果到明代上海尚未单独置县,永乐初年就不会对吴淞江水系做彻底的改造,上海就可能会由于吴淞江的淤浅而衰落。


当时上海县的范围相当于现在上海市中心区的南部,青浦区、原南汇区、浦东新区以及闵行区的一部分,完全是在吴淞江故道的南面。吴淞江的北面是嘉定县,南宋时就建立了嘉定县(清代又分出宝山县)。上海的县城就在现在属于原南市区老城厢的那个地方,一直沿袭到上海设市之后。


上海建县确实是对经济有所推动作用。到明朝的时候,为了防止倭寇,在县治所在建了城墙,位置就是现在的人民路、中华路,现在还留存了一小段,就是旧大境阁一带。


上海设市似乎很晚。


周振鹤:上海发展的第三个关键点是1927年上海设立特别市。整个清朝末年,自治的呼声很高。比如中国有很多镇经济发达,比管它的县,甚至上面的府还发达。像南浔很富有,但是行政级别很低,只是个镇,属于乌程县管,乌程县又归湖州府管。镇里人都看不起县里的人,因为县里不如镇上富裕。这实际上说明当时行政中心与经济中心发生了分离,上海也是这种情况。梁启超说过:中国的社会是“积乡而成”,这正好与西方社会“积市而成”有别。其实到清朝末年,有不少镇已经很发达了,但是不能突破府、州、县这样的传统的行政区划体系的躯壳,而单独设市。比如浙江的乌镇,它的河对面是青镇,乌、青二镇经济都很发达,却不但分属两县而且分属两府,如果合并起来建立一个市是很合理的,但在清朝原有的地方行政制度下未能实现。


中国市的建制是到1921年才出现,最早是广东省军政府在广州设市。其时省长陈炯明锐意改革,遂委托刚从美国学成归来的孙科设计市政,于是孙穷一夜之功写成《广州市暂行条例》,其中第三条说:“广州市为地方行政区域,直接隶属于省政府,不入县行政范围。”这就是中国最早的城市型政区。这已经是辛亥革命十年以后的事了,实际上非常晚了。


上海设立特别市也是一个飞跃,从县到市,而且是中央直辖的,地位很高。一方面是因为经济很发达了,一个县容纳不下了;另一方面是由于租界的存在,所以上海市成立以后,租界就成为特别区。到1931年,上海县的县城也从老城搬出,上海市和上海县就彻底分开了。但是当时的上海特别市几乎没有什么腹地,只是由原上海、宝山两县所属的淞沪地区为范围,周围的县都是属于江苏省的,基本上是一个城市型政区,人口密集,工商发达。不到百年,上海不仅从一般的县城发展成为特别市,而且成为全国最重要最大的经济中心。


到了1958年,把上海市周围江苏的十个县划归上海。类似过程在国内其他重要城市也大致同步进行,主要是为了保证城市的农副产品的供应,同时也让城市建成区的发展有足够的备用空间,以有利于城市经济的发展。


鸦片战争后上海开埠对于行政区划的影响也很大吧?


周振鹤:上海1843年的开埠,与设县、设市是另外一条线。上海原来市中心的繁华地带是在县城里以及县城的东南部。上海是个航运中心,不过主要是国内航运。上海既处于长江与东海的丁字口,又处于黄浦江与长江的丁字口,往北可以到东北,往南可以到广东。上海当时是一个河港,而不是海港,中国的港口原来大多是河港,海港是厦门与后来的青岛、大连这些地方。上海当时最繁华的是小东门一直到董家渡,这些地方属于城外比较繁华的,地方很小,就是原来南市区的那一块。


开埠以前,有些西洋人,像胡夏米、郭实腊等一干商人传教士,在十九世纪三十年代就到上海附近来窥探了,发现这里很有潜力。在此之前,中国一直闭关锁国,从乾隆中期以来,中国就只有广州一个对外通商口岸。洋人认为上海最有潜力,在《中英南京条约》规定开放的五个通商口岸中,福州是个传统的省级政治中心,腹地小,厦门的腹地也小,宁波虽然是一个府治单位,但是发展潜力也不如上海,洋人最看重的就是上海。


开埠不久,很多外国洋行就从广州分一部分或迁到上海来建洋行,建洋行就必须租地,所以在城外的洋泾浜以北最先建立了英租界,然后法国跟进,租了洋泾浜以南的地方,美国人租了虹口。在县城的北面,从外滩到河南路这一块是英租界,然后向西扩展,美租界与法租界也同样进行扩张,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城外城,从此以后,城外的历史比城内重要。

建立租界之后,城市建设现代化起来,建了洋楼,街道也是有规划的,外国人的生活方式也与中国人不一样。城市的繁华地带也由上海县的老城厢以及城外的东南一隅转而为城市的北郊与西郊,建立的是欧洲式的城市。要知道这时的城市建设在当时是非常先进的,法国巴黎的大规模的现代化改造是1850年之后开始的,过去巴黎的城市也是很糟糕的,街道狭窄弯曲,一下雨就积水的。这个改造的时间比上海租界建立还晚,所以到了1860年代,欧洲人一到上海就感觉到,老城以外完全是一个西方城市、欧洲城市


这些租界建设之前的土地是什么情况?


周振鹤:这些地方当时是很荒凉的,基本是田地和坟墓,尤其是坟墓,那些城北和城西是上海人建坟墓的地方。因为完全是郊外,所以地方政府租给洋人压力也较小。当时的土地章程还有一条规定,允许华人到租界里去扫墓,不能干涉。这可以证明租界地区原来是很荒凉的,之后才慢慢建成一个现代化的城市。开埠对上海来说是在城外建立了一个新城市,道路的开辟、下水道的建设、卫生系统、城市管理,都是由公共租界的工部局、法国的公董局管理,工部局是中国人的叫法,实际上就是市政管理机构。上海这个城市建立起来以后,一直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抗战以前,已经成为世界的五大城市之一。日本人对他们东京的建设也很骄傲,但是东京没有外滩,外滩在世界上都是著名的。洋人最早租地就是从外滩开始的。洋人在上海租地都必须进行登记,由上海道颁发所租地的地契,俗称道契。从道契中可以知道,租界是从外滩开始一直向西扩展,东西方向开辟了几条马路,后来就成为南京路、九江路、汉口路、福州路、广东路,南北方向开了四川路、江西路、河南路,河南路也称为界路,一开始租界是到河南路为止。后来又往西扩展,你看地图上湖北路是弯的、弧形的,可能很多人没有注意到,因为它原来是跑马场外围,跑马场最初不是在人民广场那里的。


租界变成城外城、国中国,上海县政府管不到它,跟租界打交道的是苏松太道(也就是上海道),与洋人打交道上海县级别偏低,江苏布政司级别又偏高,于是选择了道。道比府高一级,一个道管几个府,但是道不是一级行政区划,只是一级行政管理层。省、府、县是三级行政区划,府与省之间划出道作为管理机构,有如现在所说的专区、地区一样。

Shanghai Independence Movement — 2022 White Paper

Published by: The Shanghai National Party (SNP)

Date: January 01, 2022

English Translation by Hon Yan

The Shanghai Independence Movement is striding into its fifth year. In the year 2022, the Shanghai National Party will continue to uphold its long-standing principles: we are against tyranny and against the Chinese Unification, and aim to secede from China and return to Europe in a complete Westernization. In the year 2022, we will continue to voice our demands of independence and self-determination of the Shanghai people.

In the past four years, all SNP members have worked in honesty and solidarity, bringing the flags and mottos of “Shanghai Independence” to tour across 48 States of the Continental US, and extended our presence in as far as Europe, to UK, Germany, and Switzerland. We partook in conversations as well as actions: in multiple cities we have taken part in rallies and protests against the tyrannical Chinese government’s persecution of the Uyghur, Tibetan, and Hong Kong peoples. And in the virtual community, we in the SNP have never stopped revealing and critiquing the system of a centralizing unified Chinese regime [大一統中央集權制度].

As the new year dawns, to all friends that are in support of the Shanghai Independence Movement, with sincerity we hereby relay our views on the topics we all concern.

1)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CCP is a violent terrorist organization made up of Han Chinese; the PRC is a totalitarian nation constructed by the CCP by means of violence — a regime that is predicated upon the idea of grand unification [大一統] and centralization of power [中央集權]. Be it the communism by Mao Zedong, be it the reform and opening up of market economy by Deng Xiaoping, be it the Chinese Dream and the Grand Rejuvenation of the Chinese Nation by Xi Jinping, it is nothing but an excusing synonym for the cruel, violent reign of a Han Chinese regime imposed upon all ethnicities and peoples, including the Han Chinese themselves. Whoever becomes the highest ruling figure of the CCP and the PRC, be it Mao, Deng, Jiang, Hu, Xi, or anyone else, regardless of their political principles and their policies for the nation, either rigidly opposed to change or seemingly friendly in embracing change, individual freedoms under the Chinese society to increase or to decrease, it is abundantly clear that the organizational nature of the CCP is an anti-human terrorist group, and the nature of Chinese state being a continuation of the regime of unification and centralization [大一統中央集權專制帝國] of the past two thousand years.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a political group of the Han Chinese,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s a regime of the Han Chinese, just as the Manchu-Qing empire two hundred years ago was a Manchu state ruled by the Aisin Gioro. The Chinese government under the CCP is doing ethnic cleansing and genocide on Uyghurs, Tibetans, and other ethnic groups; it is extinguishing and erasing the cultures and languages of peoples such as Shanghai, Hong Kong, and Cantonia, among others; it is implementing digitized fascist rule upon all peoples, including the Han, within its borders.

Therefore, the Shanghai National Party declares: we consider the subversion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o be our task, and the annihilat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o be our sacred duty.

2) Slavery and the Chinese People

The people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re the ones that have lost their basic human rights. Under the totalitarian rule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ey do not have right to free speech, nor the right to supervise the government to hold it accountable, nor the right to be protected by the national constitution and law, nor the right to elect their own central and local government officials, nor even the right to decide how many heirs they can procreate. Under the coercion of the tyrannical Chinese government, they are forced to pay high taxes, forced to express their support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n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forced to defend the system of the centralized rule under grand unification [大一統的中央集權制度], forced to endorse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represents the interests of its peoples, and forced to opposed the Western system of democracy.

The totalitarian society of China is essentially slavery — an ancient wickedness now revived in our times. The Chinese people are slaves in the modern era: they are deprived of freedom of speech and other basic human rights, deprived of the right and freedom of reproduction, and also deprived of the ability of unbiased independent thinking. Some of them have been tamed to become those slaves that voluntarily care about their oppressor; yet these slaves have not only become accomplices, but now also viciously share the concern with their slave-master on whether their world order can continue to have this grand unification intact [其天下之維持大一統], and whether there are other fellow slaves attempting to resist or secede from the governance of the slave-owner.

3) The Grand Unification and the Chinese Democratic Movements

From the fifth modernization proposed by Wei Jingsheng to the 1989 student-led democratic movement, there has always been the tendency to defend the Grand Unification across all democratic movements by the Chinese in our times. The Shanghai National Party declares that we unequivocally oppose any such Chinese democratic movement defending the Grand Unification and categorically oppose all Chinese democratic movements that exclude self-determination. Under the current rule of CCP, it is utterly impossible that Shanghai may achieve its independence: which is as unlikely as China achieving its democracy at the present stage. However, just as the pro-democracy Chinese activists think it is possible to achieve democracy after the collapse of the CCP, we the Shanghai-independence activists think it is viable for Shanghai to achieve independence after the CCP regime has been subverted.

If China’s democracy is to be achieved upon the loss of self-determination for nations like Tibet, Uyghur, Hong Kong, and Shanghai, then we oppose such Chinese democracy. If China’s democracy is to be achieved upon the basis of “Ask 1.4 billion people for their approval of Shanghai Independence”, then we oppose such Chinese democracy. If China’s democracy is to be achieved upon the premise that “You may vote for a president of China and a mayor of Shanghai, but not a president of Shanghai”, then we oppose such Chinese democracy. If China’s democracy is to be achieved upon the premise that “Only after China’s democratization can there be any talk of Shanghai Independence”, then we oppose such Chinese democracy.

4) China as Democracy, and China as Autocracy

The Shanghai National Party is opposed to the envisioned Chinese democracy that would deprive the self-determination of the Shanghai nationhood — this does not mean that we would ever support CCP’s tyrannical rule. Likewise, the Shanghai National Party is opposed to CCP’s tyrannical rule, and this does not mean that we would support the Chinese democratic movements that would endanger Shanghai’s self-determination. Despite their seeming contradiction, we are opposed to both the tyranny of CCP and the tyranny of an envisioned Chinese democracy defending the Grand Unification — because either of them would infringe Shanghai’s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of its nationhood. If the democratization of China does respect Shanghai’s self-determination, then once Shanghai achieves independence, we will not interfere with China’s internal affairs; this non-interference includes non-interference in China’s political system, be it autocracy or democracy. In that case, we duly expect full reciprocity: China shall recognize Shanghai as a sovereign state, and must not by any means interfere with Shanghai’s internal affairs.

Autocracy is detestable, but democracy is not necessarily advantageous. If a Chinese democracy — well after the demise of the Communist Party — still inherits the abominable Grand Unification of China under a centralized power [大一統中央集權的衣缽], then this form of Chinese Democracy is no different from the democracy of the DPRK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North] Korea), is no different from the democracy of the DDR (Die Deutsche Demokratische Republik), and is no different from the “Whole-Process Democracy” [全過程民主] of Xi Jinping. We resist such unifying nationalist narrative in the disguise of democracy.

5) The Shanghai Independence Movement and the Shanghai National Party

All discourse and action asserting Shanghai Independence are part and parcel of the Shanghai Independence Movement. All individuals endorsing and contending Shanghai Independence are contributing members to the Shanghai Independence Movement. Anyone can claim themselves a Shanghai-secessionist; anyone can establish a Shanghai-secessionist group that aims to bring out Shanghai’s self-determination and its independence from China.

The Shanghai National Party was established on July 18, 2018 by 51 founding members, and this establishment was then announced widely across media platforms, effectively becoming the first Shanghai-secessionist organization in the history of Shanghai Independence Movement. In 2021, SNP has implemented reforms: removing the application process for new members, so that anyone may join the Shanghai National Party and likewise may leave the Party without announcement; the SNP also abolished the requirement of annual membership fee, and now encourages voluntary donation.

6) The Chinese Nationhood Is a Death-Machine for Nations

The narrative of a Chinese nationalism is a tool for the Han Chinese centralized regime to enslave and fool all peoples within its claimed borders. The totalitarian ruler plots to implement a policy of assimilation — turning all the racial/ethnic minorities into Han Chinese — while using this narrative of Chinese nationalism as a deceptive cover, starting from political and cultural lives, aiming to eventually erase the minority peoples. This Chinese nationalist narrative is also a violent tool oppressing the minorities who often fight against the Han Chinese colonizers in the pursuit of their own self-determination and de facto independence; the Han Chinese regime uses “the Great Rejuvenation of the Chinese Nation” and other propaganda to instigate a chauvinistic Han-Chinese nationalism, effectively oppressing the Han Chinese and, with this nationalist narrative, driving them to discriminate against and oppress other minority peoples.

The Shanghai National Party unequivocally opposes the Chinese nationalist [中華民族] narrative.

7) Confucius Institutes and Shen-Yun [神韻]

The Confucius Institutes are the propaganda arms that the PRC’s Han-Chinese regime deploys to send to the West to propagate the notions of a false legitimacy of the Chinese Unity and its totalitarian governance [中華大一統中央集權專制文化]. The Shen-Yun movement, on the other hand, is another tool to manipulate popular understandings in Western societies and to promote the Grand Unification of China and its totalitarian culture [中華大一統中央集權專制文化] among the Western audience, done by the Fa Lun Gong communities under the disguise of its seemingly innocent artistic performance of cultural traditions. It is the same nature behind both the Han Chinese tyrannical regime and the Falun Gong groups: they all support and defend the Chinese nationalist narrative [中華大一統中央集權專制文化] to perpetuate its rule. What Falun Gong has done, such as “Anti-CCP, but not Anti-Xi-Jinping”, and “Anti-Jiang-Zemin, but not Anti-CCP,” speaks Volumes about their political standpoint.

The Shanghai National Party opposes propaganda tools of a tyrannical government, such as the Confucius Institutes, and also opposes those entertainment performances, such as Falun Gong’s Shen-Yun, that praise a unified Chinese nationhood along with its brutal political system and culture [大一統專制制度和文化].

8) Western Nations, Uyghur Concentration Camps, and the Fall of Hong Kong

With regard to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and genocides in Xinjiang on the Uyghur and Kazakh peoples, Western countries have been clear in their views, but flabby in their actions. Similarly, Western countries have their clear views and flabby actions with regard to the centralized Chinese regime’s sacking of Hong Kong and its fascist persecution of Hong Kong democracy activists and independence activists.

In today’s world of hyper-connected global economy, we understand that Western countries and China need cooperation in economic matters, and need mutual support in a multitude of topics such as climate change, reduction of nuclear weapons, UN peace-keeping, world peace, and de-nuclearizing the Korean Peninsula. We understand that in order for the 2022 Beijing Olympics to uneventfully proceed, the IOC and Beijing government need mutual support and cooperation.

9) Western Nations and China: A Relationship of Competition and Cooperatio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s an autocracy is not necessarily the enemy of Western democracies. Their relation is indeed as certain Western countries elaborated — it is a relationship of competition and cooperation. World peace has been maintained for 77 years since the end of World War II, it is understood that the ideological confrontation between democracy and autocracy is not a paramount problem; the global economic development, instead, is the focus of governments across the world. People will be able to see that contention will not impede cooperation, and cooperation will continue alongside with contentions. The ups and downs of the two will become the way Western nations deal with China in the foreseeable next ten years. Since that Xi Jinping is highly likely to be re-elected on the 20th plenary congress of the CCP, even if he leaves office upon the 21st congress five years later, his influence will continue to hold tight until the year 2032, as the top figure controlling China’s power.

10) Covid-19 and Governments’ Responses to the Pandemic

The infectious pneumonia caused by China’s Wuhan Virus has been devastating to the entire world for over two years now; and it is expected to continue its presence in the human world; the global death toll has reached five million. Response to this pandemic varies due to cultural and societal differences across nations; for example, Asian societies such as Japan, South Korea, Singapore, and Taiwan are similar, mainly depending on a high rate of vaccination and voluntary compliance with the quarantine measures. European and American societies have their traditions of honoring liberty, hence the insufficient compliance of people to the voluntary quarantines and therefore higher infection and mortality rates than seen across Asian states.

The zero-covid policy adopted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 symptomatic of the millennia-old notion of the Grand Unification under a centralizing power [大一統中央集權專制]. Securing low human-rights has been the talisman of this oriental empire, to be considered by the government and the governed ones alike as normality and even becoming their pride. Indeed, for a large country of 1.4 billion, the infections and mortalities have been lowered to a minimum thanks to a centralized totalitarian rule, this is something never to be done in the West, in Europe or America. Hence, be it success or failure, it is all from autocracy. Thankfully, the mortality of Covid-19 is not too high: the total death toll in Western societies is still within an acceptable range, otherwise China would really become the winner of this pandemic.

11) When Will Shanghai Achieve Independence

Many on the Internet have asked this question; it is asked in the same format as “when can China achieve democracy”, but the answers to them are about the same. Activists in the Chinese democratic movement are hyper-optimistic, sharing the view that China would almost certainly achieve democracy after the collapse of the CCP rule, while we hold that the independence of Shanghai has its best opportunity right after the collapse of the CCP.

During the Bei-yang Government (1912–1928)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remarkably there were provincial parliaments and local warlords that declared independence and started political autonomy — all because the previous regime with a centralized power had collapsed and a new one was not yet a full-fledged central government, unable to rule all the places. If it weren’t because of the Northern Expedition [北伐] of Sun Yat-sen and Chiang Kai-shek with their KMT, what is today China would highly likely have become a multitude of nations forming some kind of economic unions, much like today’s Europe, and not a unified centralized totalitarian regime [大一統集權國家] as it is now.

12) Coda

Only the people of Shanghai have the right to support or oppose the Shanghai Independence Movement. People from China have no right to interfere with or deprive Shanghai’s self-determination, nor do any other countries or their governments. The success of Shanghai Independence is contingent upon the choices made by the people of Shanghai themselves. Choosing between Shanghai Independence or continuing under the Chinese rule is a question for the people of Shanghai about their own life and their own fate.

We wish everyone a Happy New Year!

May God bless Shanghai!

Link to the original article on the Shanghai National Party website:

上海独立运动白皮书(2022年)

2022年1月1日

上海独立运动已经跨入第五年。在2022年,上海民族党将继续秉持反专制反大一统、脱华归欧全盘西化的理念,持续发出寻求上海民族独立自决的声音。

过去的四年,全体沪民党党员尽心竭诚,携带上海独立的旗帜和标语走遍了美国本土48个州,远至欧洲的英国、德国和瑞士。我们坐而言起而行,在多个城市参加抗议中国专制政府迫害维吾尔、图伯特和香港民族的游行示威活动。在互联网,沪民党对大一统中央集权制度的揭露和批判从未停息。

在新的一年到来之际,谨向支持和关心上海独立运动的朋友报告对我们所共同关心问题的立场和看法。

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国共产党是由汉人组成的暴力恐怖组织,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由中国共产党以暴力为手段建立的大一统中央集权专制国家。无论毛泽东的共产主义,还是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抑或是习近平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都是汉人专制政权对包括汉族在内的各民族实行残酷暴力统治的代名词。无论毛或邓或江或胡或习或其他人成为中共和中国的最高首领,无论中共的政治纲领和中国的国家政策顽固或是开明,无论中国社会自由度前进或者倒退,中共的组织性质都是反人类的恐怖集团,中国的国家本质都是两千年大一统中央集权专制帝国的延续。

中国共产党是汉族人的政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汉族人的国家,正如过去200年前的满清帝国是爱新觉罗氏统治的满族人国家。中共的中国政府正在对维吾尔、图伯特等民族实行种族灭绝,正在对上海、香港、广东等文化民族实行文化、语言灭绝,正在对包括汉族在内的各民族实行数字化法西斯统治。

上海民族党宣告,我们以推翻中国共产党政权为己任,我们视灭亡中华人民共和国为神圣使命。

中国人民和奴隶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是一群丧失基本人权的民众,在中国共产党极权统治之下,他们没有表达言论自由的权利,没有监督问责政府的权利,没有享受国家宪法和法律保护的权利,没有选举自己的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权力,甚至没有决定生育几个后代的权利。在中国专制政府胁迫之下,他们被迫缴纳高昂的税赋,被迫表态热爱中国共产党拥护中国政府,被迫维护大一统中央集权制度,被迫承认中国政府代表中国人民的利益,被迫反对西方的民主制度。

中国的极权社会是现代的奴隶制社会,中国人民是现代的奴隶,他们除了被剥夺言论自由权利等基本人权,被剥夺了自由生育权外,还被剥夺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他们中的一些人被驯化成身为奴隶却主动替奴隶主着想的奴才,这些奴才不但成为帮凶,还整天惦记着奴隶主的天下是否能够维持大一统,是否有其他奴隶企图反抗分裂奴隶主的国家。

大一统和中国民主运动

从魏京生的第五个现代化到八九学生民主运动,中国现代民主运动都带有维护大一统的特征。上海民族党宣告,我们坚决反对任何维护大一统的中国民主运动,坚决反对排斥民族自决权的中国民主运动。在当前中国共产党政权统治之下,上海实现独立与中国实现民主一样绝无可能,但也如中国民运人士认为推翻中共暴政之后中国有机会实现民主一样,上海独立人士认为推翻中国共产党暴政之后,上海有机会实现独立。假如中国实现民主是建立在剥夺图伯特、维吾尔、香港、上海等民族的民族自决权的话,那么我们将反对那样的中国民主。假如中国实现民主是建立在“上海独立要问问14亿人民答不答应”基础之上,那么我们反对那样的中国民主。假如中国实现民主是建立在“你们有投票选举中国总统和上海市长的权利但没有选举上海总统的权利”之上的话,那么我们反对那样的中国民主。假如中国实现民主是建立在“中国实现民主之后再来讨论上海独立”之上的话,那么我们反对那样的中国民主。

中国实行民主与中国实行专制

沪民党反对剥夺上海人民自决权的中国民主不等于支持共产党的专制,沪民党反对共产党的专制不等于支持剥夺上海人民自决权的中国民主。我们既反对中国共产党专制,也反对大一统中国民主,因为两者都剥夺了上海人民的民族自决权利。假如中国实现民主的同时尊重上海的民族自决权,那么上海实现独立的同时也不会干涉中国的内政,包括不干涉中国的社会制度,专制或是民主。

专制是个坏东西,但民主不一定就是个好东西。共产党之后的中国民主如果继承大一统中央集权的衣钵,那么这种中国民主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民主没什么两样,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民主没什么两样,和习近平的全过程民主没什么两样。

上海独立运动与上海民族党

所有主张上海独立的言论和行为都是上海独立运动的一部分,所有认可和主张上海独立的人士都是上海独立运动成员。任何人都可以声称自己是沪独人士,任何人都可以成立以推动上海民族自决和上海独立为目的的沪独组织。

上海民族党于2018年7月18日由51位创党党员宣布成立,并通过媒体广而告之,成为上海独立运动历史上第一个沪独组织。2021年沪民党进行改革,取消入党申请制度,任何人都可以加入上海民族党,退党无需声明。同时废除党费制度,改为自愿捐助。

中华民族是一部民族灭绝机器

中华民族是汉人专制政权奴役和愚昧中国各民族人民的工具,专制统治者企图以中华民族掩盖人口占绝对大多数汉族对其他人口占极少数民族的种族同化政策,从政治文化入手最后消灭少数民族。中华民族也是压制少数民族反抗汉人统治实现民族自决和独立的暴力工具,汉人专制政权通过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等宣传激发汉人的民族主义,从而达到以专制统治压迫汉人,以民族主义驱使汉人歧视和压迫其他民族人民的目的。

上海民族党毫不掩饰对中华民族持反对和否定的立场。

孔子学院与神韵

孔子学院是汉人专制政权以文化交流之名,向西方输出中华大一统中央集权专制文化的工具。神韵是法轮功群体以弘扬中华民族文化之名向西方社会灌输中华大一统中央集权专制文化的工具。汉人专制政权与法轮功群体,推崇和维护中华大一统中央集权专制文化的本质是一样的。法轮功反共不反习和反江不反共已经证明了他们的政治立场。

上海民族党既反对孔子学院之类的专制政府的宣传工具,也反对神韵之类的颂扬大一统专制制度和文化的歌舞表演。

西方国家与维吾尔集中营和香港沦陷

西方国家对汉人极权政府在新疆对维吾尔和哈萨克等民族犯下的反人类种族灭绝罪行,在立场上是明确的,在手段上是软弱的。同样,西方国家对汉人中央政权在香港摧毁法治迫害香港民主人士、独派人士的法西斯暴行,在立场上也是明确的,在手段上也是软弱的。

在经济深度全球化的今天,我们理解西方国家与中国政府在经济上需要相互合作,在其他方面如气候变化议题、核武器消减议题、联合国维和议题、世界和平稳定议题、朝鲜半岛无核化议题等多方面都需要相互支持和合作。我们理解为了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的顺利召开,国际奥委会和北京政府也需要相互支持和合作。

西方国家与中国的竞争合作关系

专制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西方民主国家的敌人,他们之间的关系确如某些西方国家所阐述的那样,是竞争和合作的关系。二战之后世界和平已经维持了七十七年,民主与专制意识形态的对立已经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全球合作发展经济才是当前世界各国的重中之重。人们将会看到,吵架不妨碍合作,合作不忘吵架,两者兼顾此消彼长将成为今后十年西方国家与中国关系的主色调。因为习近平在今年中共二十大上获得连任的几率很高,即便习近平在中共二十一大离任,他的影响力将足以继续掌控中国最高权力至2032年。

Covid-19 与各国不同的抗疫政策

发自中国的武汉病毒传染性肺炎已经肆虐全世界两年之久,估计还将继续遗害人间,全球死亡人数已经超过500万。防疫抗疫政策取决于各国文化和社会制度的差异,譬如亚洲国家日本、韩国、新加坡、台湾相类似,高疫苗接种率和民众自觉隔离为主要防疫手段。而欧美各国具有崇尚自由的传统,民众自觉隔离不足,造成感染率和死亡人数明显高于亚洲国家。

中国政府采取的清零政策,有着千年大一统中央集权专制的显著特征,低人权保障是这个东方帝国的政治法宝,从政府到民众不但习以为常甚至引以为豪。的确,对于14亿人口的庞大基数而言,中国的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都因中央集权专制而被降到最低,这是西方欧美国家无法做到的,是故成也专制败也专制。所幸的是,Covid-19 传染性肺炎的致死率不是很高,西方国家的死亡人数还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否则中国真的可能是这次大流行的赢家。

上海何时能够实现独立

很多网友提出上海何时能够实现独立的问题,这个问题与中国何时能够实现民主的格式是一样的,两者的答案却不尽相同。中国民运人士极其乐观,他们几乎一致认为中共政权垮台之后中国必然实现民主,而我们认为大一统中央集权政府的垮台也是上海实现独立的最佳时机。

中华民国北洋政府时期,曾经发生过各省议会宣布独立和军阀割据自治,皆因旧的中央集权政府已经覆灭,新的中央政府羽翼尚未丰满实力不足,无法对各地实行有效的中央集权统治所致。若无孙中山蒋介石国民党的北伐,今天的中国很可能是欧洲那样的各独立国家经济联盟,而不是大一统集权国家。

结束语

只有上海人民有权选择支持或不支持上海独立运动,中国其他地区的人民无权干涉和剥夺上海人民的民族自决,其他国家政府也无权干涉和反对上海人民的民族自决。上海独立成功与否将是上海人民自己的选择,因为选择上海独立或是继续被中国统治是上海人民对自己生活方式的选择,也是上海人民对自己命运的选择。

祝各位2022年新年快乐!

愿上帝保佑上海!

何岸泉:2021单车环德

 第一篇 携带 E-bike 飞德国

 1、德国对电动自行车骑行的限制

7月份欧洲疫情回落,宣布对美国游客开放,燃起我去欧洲旅游的念头。脚底生了骨刺不便长时间行走,但又希望圆德国旅游之梦,遂决定以单车骑行方式游德国。自知体力有限,故而选择时下纽约流行的电动自行车。货比三家之后,看中了一辆800美元的E-bike。 下单之后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德国是否允许我骑着电动自行车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上网谷歌,一查吓出一身冷汗:限制不少。有电瓶输出功率限制,怕速度太快影响安全;有最大车速限制;有的网文说要考电动车驾照;有说要购买电动自行车保险;有说有些道路禁止电动自行车骑行;等等。几乎打消了我骑电单车环游德国的念头。

然而环德骑行光靠体力肯定吃不消,决定硬着头皮顶风作案,到德国后见招拆招,遇见问题解决问题。

2、自行车运费多少?

 第二个头疼问题是自行车托运费230美元,来回460,相当于一辆自行车的钱。怎么办?是到德国买一辆前后都带变速的,还是付460美元运费带一辆 E-bike 去?又是两难。

困扰几天之后专门去了趟机场,心想汉莎航空公司的柜台服务员应该能够给出最后答案。结果令人沮丧:一分不多一分不少,$230。临走还叮嘱了一句,让我提前去官网下单购买附加大件行李托运费,因为第一件箱子免费,第二件要收费,支付$460托运费还是到德国买一辆?纠结之后决定460美元就460美元吧,花钱买省力。

于是按嘱去官网支付自行车托运费。 好消息来了:提前购买可以打折。就是说比登机当天支付便宜。如果不是选择自行车大件托运而是选择重量轻于50磅的行李,托运费更便宜,打折之后是$85。突然发现第二件行李托运票上没有限制尺寸大小。那么是否我把自行车箱子的重量减轻到50磅之内,就可以享受普通行李的待遇呢?第二个悬念要等登机那天在机场才能知道答案。

3、电瓶能否托运?

上面说的都是自行车,还没说到电动自行车,区别在电瓶。查了航空公司网站,明确规定充电宝等带有锂电池的充电设备不能托运,只能随身携带。因为锂电池在货舱容易碰撞起火。至于电动车的电瓶,明文规定不能携带。顿时心凉了半截。心凉归心凉,登机当天还是把电瓶带了去,万一运气好呢?做好电瓶被拦下的心理准备,大不了到德国配个电瓶。 于是把自行车能拆的都拆下来,甚至准备了另一纸箱装前轮。结果拿秤一秤,发现前轮可以和自行车一起。把自行车脚踏、座椅等拆下统统装入行李箱。两件托运行李都控制在50磅之内。

4 碰运气

当天提早四个小时到达纽约JFK机场。在Check-in柜台出示疫苗接种卡和72小时内核酸抗原检测阴性报告,柜员看了看磅秤上的数字,说自行车纸箱要打开检查。自行车被机场工作人员拉到另一处开箱检查后贴上机场封条,说搞定,你可以去安检了。安检处,安检人员拿起电瓶问这是什么?我回答说这是电动自行车的电瓶。他问自行车托运了?我答是。他说电瓶可以带。顿时我高兴得差点眼泪掉下来。大家可能读到过各种电瓶自动起火的报道。可见机场安检部门也在不断修正携带物品的规则,航空公司官网上的规定有过时的可能,加上具体办事人员对规定执行的宽松度并不一致。

第二篇 寻找充电器

1、110V 和 220V

欧洲包括德国民用电源是220V,所以环德骑行装备中包括220伏转化成110伏的变压器,供手机和充电宝使用。 E-bike下单之后才想到电压问题,赶紧上网查看发现充电器电压配置为110V – 220V才松了口气。但E-bike到货后开箱检查电瓶充电器,却发却发现只是110V。发邮件询问厂方,对方回答是根据客户所在国家配置不同电压的充电器。厂方建议我现在下单购买一个220伏的充电器寄到德国旅馆,不过需要10天,还提醒一句说德国有很多E-bike,应该可以买到充电器,这时离飞德国只剩下六天时间。上网发现符合原厂标准的220伏充电器有售,五天到货,当机立断下单。结果连续跟踪三天发现销售商迟迟未发货,果断取消订单,因为在我离开纽约之后到货的话还要退货,麻烦。最后只剩下到德国购买一条路了。

220V与110V之争由来已久,自1879年爱迪生发明碳丝白炽灯开始,逐渐形成今天的欧洲中国使用220V,美洲日台使用110V制式。1890上海开始使用白炽灯,电压为100V,全套设备直接从纽约运抵上海。1901年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电压改为200V并日夜供电。

2 法兰克福没有充电器

法兰克福作为单车环德的起点预定停留两天,任务不是游览而是:一购买手机上网卡,二购买充电器,三给E-bike安装后行李架。 9月26日纽约下午起飞27日凌晨到达,在旅馆补觉睡到上午十点赶紧出门办事。旅馆位于中央火车站附近,热闹非凡。很快在一家中国人开的超市收集到两条有效信息:一是街对面就有卖手机上网卡,二是E-bike随便骑没人管,都是好消息。马上在中东移民开的手机店办妥上网卡,人又活了的感觉。用过午餐之后第一步组装自行车。因为在纽约已走过开箱-组装-试骑-拆车-装箱的程序,再次组装并不难。

随即上网寻找自行车店或E-bike店或自行车修理店。为保险起见,曾在纽约特意找到一家自行车修理店,询问有无电瓶充电器卖,店家指着货架上一堆充电器说有,都是来自中国。仔细查看规格完全符合原厂标准,要多少有多少。同理可证在自行车大国E-bike强国的德国买个价值几十欧元技术含量不高E-bike易耗品—充电器应该不是问题。然后我错了。有时候逻辑推理真的不管用,而且会害死人。法兰克福的确是个大城市,骑自行车的人满大街都是,可满眼望去骑自家E-bike的一个都没用,出租的E-bike和电动踏板车倒是不少,真是奇了怪了。到自行车商店一问,没有。去自行车修理店再问,人家不修理E-bike,更别想有充电器。

好吧,我找E-bike专门店总有吧。循着网上查到的地址骑了半个小时,人家却早已搬走。再想找时天色已晚,商店关门时间已到。回到旅馆心情沉重茶饭不思。三项任务仅完成一项,充电器希望渺茫,单车环德卡在小小的充电器上,越想心越不甘。可不甘心能带来充电器吗?此刻人生经验告诉我,不能获胜就选择投降。

法兰克福固然买不到充电器,何不试试网购?亚马逊的英文账号不能用了,满眼都是德文。借助翻译软件好不容易注册成功德文帐号绑定付款信用卡之后,输入充电器规格,提示10天之后到货。要在法兰克福等十天?心情再次坠入谷底。临睡之前,把欲购充电器而不得的遭遇发推诉说,为使自己免于郁闷而死。

3 天使降临

防止自杀专业人士通常会告诉你绝望之时倾诉会变得异常重要即使无法给你带来牛肉但灌一口鸡汤总比脏不拉几的河水或带有昨天沐浴露香味的浴缸水憋死来得划算。虽然我的绝望远远没到自裁程度仅仅影响胃肠道功能和激活了口唇疱疹病毒的活性,但上帝已经看不下去了。他老人家先后派了两位天使前来搭救。 “我已经下单。加急快递充电器明晚送到你住的旅馆。”天使的语言翻译成中文大概是这样的意思。

第二天一夜迷迷糊糊半信半疑的我上午十点准时出门,给自行车安装后行李架,以便安放两个自行车后架挂包。骑车长途旅行为防轮胎裂爆不仅带了修车工具、两条内胎、链条润滑剂和清洁剂等,两包牛肉干、一包巧克力和饼干、坚果,洗漱用具剃须刀,还有一些觉得可能有用但从未用到的东西,都可以装入悬挂在后车行李架两旁的挂包。骑行衣裤换洗内衣裤充电器则全部装入双肩背包。所以后车行李架是必不可少的装置。其实原厂有免费赠送一副行李架,无奈因货运延迟关系无法与原车同时寄到。

据报道德国人30%通勤靠自行车,所以几乎每辆自行车都设有后行李架,方便上班族悬挂挂包装载生活用品和工具,甚至后座行李架上装置小孩的座椅。父母载着小孩骑行在德国稀疏平常,但鲜见于纽约。纽约自行车大都作锻炼之用,较少用于通勤。没想到行李架也来凑热闹,成为另一道难题。跑了几家自行车行和修车行都没有合适的行李架,因为自行车后轴轮处的结构没电动自行车那般复杂。

焦头烂额之际一位自行车行老板建议我去法兰克福最大的自行车零件店看看。骑行30分钟终于买到了合适的行李架,想请自行车零件店的修理部安装,对方说你要等,明天才能取货。无奈只好自己动手。傍晚时分回到旅店,充电器也到了,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感谢天使扮演者。

第三篇 千里走单骑

1、自行车运动的危险系数

运动就是折腾,折腾是要担风险的,担不起风险就莫折腾,在家宅着,闲来无事刷刷推,大不了封号再开。自行车运动风险有多大?行话叫做危险系数。据说足球运动危险系数最高,跑步次之。很奇怪,跑步有啥危险?第三橄榄球,合理冲撞撞,死人不会,骨折脑震荡会。第四名就数自行车。为啥呢?会被汽车撞。闻者花容失色:原来如此。的确,自行车骑行区域多为公路,沿着公路边骑行的你扭头看见女驾驶员你怕不怕?每年死于交通事故人数高达百万,每25秒便有一人死于交通事故,死者多为行人和自行车骑手。可见自行车运动的危险来自横冲直撞的汽车而非自己本身。

2、德国的自行车法规

此次去德国骑行兴奋地喊道我来对了。德国政府规划的自行车国道四通八达,自行车骑手享有国民待遇,几乎凡是人可以到的地方也对自行车开放通行。处处都设有自行车停放场,地铁火车开辟专门的自行车车厢供旅客携带自行车。甚至乘客不多情况下,坐公共汽车也可携带。

如果您看到这个指示牌 (人行-自行车共用道),这表示行人和骑车者共同使用这条道路。您须谨慎行驶,并注意路上的行人。如果图案中是上下的直线,行人自行车分列在直线两边,则表示骑行者必须在指示标上或者地上相应标明的一侧骑行。在高速公路绝对禁止自行车骑行。自行车必须装有前灯后反光灯和喇叭。德国自行车法规还规定右转必须伸右臂、左转伸左臂示意,如果是自行车组队上路,则必须前后骑行,不要并行。

3、自行车导航

在德国骑行用的是谷歌导航,所以充电宝是必不可少的电子设备,保证手机供电。起点终点设定之后选择通行方式自行车。通常谷歌会提供几条不同的路线供你选择,你可以看到不同路路线的不同地势,有的平坦但遥远,有的高低起伏跌宕但路程短。至于如何从谷歌导航给出的路线预先辨别路况好坏,则无可奉告。因为我至今也没摸索出规律,这也是骑行的乐趣所在,每天出发时你不知道今天等待你的是什么路况。不过有个经验可以奉献给大家,欧洲包括德国设有12条洲际专供自行车旅游路线,善加利用你可以在舒舒服服安安全全的专用自行车道上尽情享受沿途秀丽风光和城乡风貌,时不时还可以与俊男美女擦肩而过饱览风情。

4、歧途和险境

多次误入歧途,被导航所害。多次身处险境,从坡度达15度的公路往下冲。多次遭遇因水灾风灾道路横断,不得不兜大圈子绕行。更有一次差点掉河里,因为踏上了一座断桥。

那是在去汉堡的路上,因为约好的民宿房东联系不上,只好咬牙直奔汉堡。离汉堡青旅还剩一个小时路程时太阳已经下山,路上漆黑一片。汉堡是个港口城市,易北河在汉堡形成多条网状支流,从西往东进入汉堡市中心需跨越几条大河。黑咕隆冬按照GPS引导摸索向前,见一座桥在修,设有禁止车辆通行标志,心想车辆不能过,自行车总能过吧。推着车往前走,没走几步见桥面被刨了,透过钢筋水泥缝隙能看见脚下的河水。再往前走几步,赫然发现桥已是座断桥,吓得赶紧调转车头小心翼翼往来路撤。往回撤时才发现旁边不远处新桥已经造好,只是因为天黑没看见。

GPS有一次把我送到一大片农田深处后,自行车道消失不见,我只好时而推着车、时而扛着车穿越农田看着GPS往最近的公路方向一步一步挪,所幸没有小溪房屋高墙拦路,否则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还有一次不知不觉骑到高速公路上,吓得要死,赶紧撤到旁边杂草从里,四下观望发现明明有自行车专用道自己却没发现。然而刚巧这个路段为安全故政府用铁丝网把自行车道与高速公路隔开。只好推着车在齐膝深度杂草丛中向前走,心想不可能一直有铁丝网吧,谁知足足推了半个小时铁丝网才消失不见,累得我一身汗。

10月末的德国已经很冷了,很多次手脚冻得生疼,不得不停下车跺脚搓手暖和一些再上车骑行。遇见下雨更是要命,手机怕淋湿,道路泥泞打滑,尤其是下坡最危险。所以下雨天通常放弃骑行改坐火车。

5、骑行中的住宿

环德骑行前三分之一路程的住宿我倾向选择民宿,价格便宜,还能近距离观察体验德国民间生活,有机会结识德国房东尤其是乡村的房东。但由于村镇的民宿位置比较偏僻,经常要绕远道才能抵达。后三分之一改为首选旅馆,德国城镇中心都设有旅馆,而我的导航路线都是以大城市为起点终点,中间串连起无数小城镇,这样方便我设计骑行路线,安排住宿。由于疫情缘故,小城镇的旅馆价格并没有比民宿高多少,约莫平均贵10欧元而已。而且旅馆比民宿干净整洁、更隐私,且易沟通、方便专业。住女房东主持的民宿还好,男房东的民宿比较脏,气味重。 早就听说有青旅这种东西,这次骑行才真正享受到青旅的价廉物美,而且大城市都有青旅,真为我节省了不少旅费。青旅比较适合单身游,床铺选择有10人一屋到4人一屋不等。多数青旅设有女生宿舍,但4人一屋的通常是男女混居,因为价格较贵住的人少。青旅一般没有年龄限制。

6、德国的疫情

德国的疫情在加重,在德国住旅店、在餐馆内用餐都严格规定顾客必须接种两次疫苗。商店政府部门公车地铁火车虽然没有检查疫苗卡但人人自觉戴口罩。餐馆、旅馆业主告诉我,这两年应政府要求暂停营业的损失德国政府全额补贴。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中国爱国者愿意呆在西方国家实施远程爱国的根本原因。德国11月17日报告24小时新增52826 例染疫病例,为2020年初大流行以来之最。

截至10月31日德国国内的新冠疫苗完全接种率为66.5%,远低于群体免疫所要求的80%的目标,主要原因是未接种者认为疫苗对人体的危害大于病毒本身,也对疫苗副作用尚存疑虑。德国电视一台报道,每5个重症患者中就有一位接种了两针疫苗,说明疫苗有效但并不能提供完全保障,也说明未接种者在这一波疫情中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如何说服未接种者接种成为各国政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德国邻居奥地利敢于开风气之先,成为第一个对未完全接种疫苗者实施禁足令的国家。而在美国,政府要求政府部门和私人企业辞退未接种员工。可见与病毒共存也是抗疫失败的托词。追求群体免疫不就是不想与病毒共存吗?

第四篇 二战发源地

1、日本

1989年1月7日我27岁,在日本东京一所语言学校学习日语,课余在旅馆餐厅打工。那天昭和天皇驾崩,日本全国失去了亲人一般,哀痛看得见。次日餐厅店长拿着一朵纸质黄花让我别在胸前,被我拒绝。店长问どうして,我回答说1937年我祖母和大伯死于日军轰炸。店长歪着头想了半天,说你今天拿休息吧。

1988年-1990年我在日本东京就学,两年期限。两年间也游历了其他地方譬如大阪京都奈良冈山等地。日本人待我友善,除了祖母大伯的不幸遭遇外,上海外科医生背景也是原因之一。具体以后若有机会再说与大家听。那时在日中国人很少,环境成就我的日语进步很快,半年后就到了说梦话用语为日语的程度。

记得第一次飞抵东京的那天,看着新宿高楼大厦霓虹灯闪烁,商店鳞次栉比货品琳琅满目,有种到了天堂的感觉。要知道1988年的上海大百货公司里没有一座自动扶梯,而东京很多商店都有自动扶梯带你去二楼。那时在日本即便做个餐馆洗碗工,一天的工资也比上海外科医生的月薪多。知道我祖母的遭遇后日本人无一例外都会向我表示歉意。用他们的原话是おじさんはとても悪いです。当时的我没有像今天的我那样对事物愿意进行深度的观察和思考。总之大和民族和德意志民族,两个洁身自好严于律己聪明勤奋善良朴实的民族,两个发达文明西方国家的过往,曾经有过如此野蛮和不可理喻的疯狂。

2、国家是个坏东西

我是带着疑问来到德国的,想看看是一个什么样的民族无条件服从国家命令,指望通过战争和屠杀去实现他们的伟大理想。看着各式各样不同建筑风格的教堂,仿佛穿越时空看见80年前的德国年轻人迈着整齐雄壮的步伐唱着圣歌从教堂中鱼贯而出到其他国家去杀人放火。国家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国家的职责是保护人民,国家的权利是发动战争,战争的目的是为国家利益从而间接也是为了使得人民获得更好的保护。人民也希望国家强大,拥有更广阔的领土和丰富资源。因此以国家之名发动战争显得神圣且理直气壮,与平时教科书里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不谋而合,年轻人踊跃参军更是一种勇敢和责任心的表现。

大航海带来地理大发现,掌握先进科技的西方文明怀揣着政治经济利益,在枪炮护航下驱散了落后地区的野蛮,把现代文明殖民到世界任何角落,厥功至伟。1921年,现代宪政民主制度的发源地英国的殖民地遍布世界各大洲,达3400万平方公里之多,是她本土的136倍。那时英国已经失去了北美13洲,即独立的美国,由此可见现代西方文明是以暴力经济贸易方式传播开来的,其中战争是必不可少的有效的唯一的解决国家外部问题的方式。如同不是每阵风都如春风般温煦,不是每阵雨都能带来彩虹一样,当文明以暴力方式倾泻而下的时候,结果比初心更重要。当我们毫无疑义地反对战争的时候,战争的结果才是我关注的重点。

3、我所见到的德国人

在德国单车骑行的30多天里,德国人留给我的印象是拘谨、认真、严格、友善。在去汉堡途中在一家餐馆里,一位中年顾客呵斥我没有把厕所门关好,因为他的座位正对着厕所门。在民宿,房东用英文结结巴巴向我讲述这栋300年高龄房屋的历史。在机场,汉莎航空公司柜台服务人员再三警告我E-bike 的电瓶不能带上飞机。在自行车修理行,修理人员得知我急着用车,答应加急。在旅馆,自行车包装纸箱可以免费寄存达一个月之久。刮狂风那天,在火车车站在车厢里,会英语的德国男女把广播中每一句都翻译给我听。在某市政府,工作人员要求留下联络信息后再借用厕所。

风灾日,铁路维护人员清理横卧在铁轨上的树枝后,旅客们打开车窗鼓掌致谢。雨天的深夜,清洁工认真清扫街道。小镇的咖啡馆,店主仔细擦拭每一块玻璃保洁。在民宿,屋主精心培植的鲜花开满前庭后院、门前窗沿。城市里,年轻的父母踩着自行车,身后的拖挂里有他们的小宝贝。乡村的田野风和日丽,年轻的幼稚园老师牵着小朋友出来晒太阳。美因河畔莱茵河边,老年夫妇骑着 E-bike 锻炼健身。位于德国角的蛋糕店店员,开张前用消毒液冲涮桌椅,做好迎接客人的准备。歌舞剧院外,寒风中观众井然有序地排着长长的队伍,耐心地接受工作人员逐一扫描疫苗接种二维码后入场。民宿的老人,告诉我加油站有免费充气的服务。骑行途中,无数男女老幼向我点头微笑,相互 Say Hello 致意。

4、富庶的民族国家

根据健康、教育和生活水平为依据评定世界各国人民生存质量的人类发展指数,德国位居第六,同时也是世界第四经济大国。德国以领先的科技、工业和汽车制造业著称,不但104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也是欧洲诗人和思想家之国。德国拥有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全民医疗保健体系,始于1880年。德国失业率为4.7%,为28个欧盟成员国中最低。骑行30多天经过30个大中城市近百个乡镇,千家万户尽收眼底,他们富庶看得见,安居乐业是我对这个民族国家的直观感觉。

德语是德国唯一官方语言,与中国政府强制推行普通话不同,德语是德意志民族语言,是7700万德国人的母语,德国是德意志民族的国家。德意志民族强大的凝聚力和创造力,既是德国从二战中能够迅速重建成为世界大国的主要原因,也是90年前德国的危难时刻在希特勒的领导下迅速崛起迈向纳粹帝国的主要原因。

与德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德国的近邻瑞士,使用德语的瑞士士人口占62.7%,加上外国居民高达72.5%,但瑞士自1815年起成为永久中立国,是国际红十字委员会的发源地和总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联合国的前身国际联盟的总部所在地。瑞士更是世界首富,集和平与富翁于一身。 德国与瑞士,前者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发起人,后者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都具有发家致富创造新世界的能力,怎么差距就那么大呢?显然,民族主义是把双刃剑,就看你怎么用如何使,使好了利国利民利世界,用坏了害人害己害人类。

2021年12月13日于纽约

上海民族党负责人飞赴伦敦与伦敦党员首次相聚

2021年11月7日,正在德国单车环德骑行的上海民族党负责人何岸泉飞赴英国伦敦,与伦敦地区党员马修和程乔首次相聚。

上海民族黨負責人何岸泉參加由藏人行政中央主辦的第四屆日內瓦論壇

由藏人行政中央主辦的第四屆日內瓦論壇,於11月1日召開,論壇聚焦於中心主題–即中國對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侵犯。為期兩天的論壇匯集了世界各國的人權專家學者、外交人員和受影響團體的代表,監測和評估中共統治下各地區的人權狀況,敦促中國改善其日益惡化的人權狀況。

上海民族黨負責人何岸泉參加了為期兩天的論壇會議。會議期間,何岸泉並向藏人行政中央司政Penpa Tsering 先生和世界維吾爾大會主席 Dolkun Isa 先生介紹了上海民族的創建和發展歷史,表達了反對大一統集權專制爭取上海獨立的政治立場。在兩天的會議中,何岸泉與包括藏人行政中央工作人員在內的各界人士進行了廣泛深入的交流,交換了各自對中國現狀和未來的看法,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穫。

中国侵略者掠夺上海民族的又一罪证:1956年北京的面子工程,一批上海名店被搬到北京

上海遷京名店如今在北京的門臉

一件西服連改21次仍不合身

1956年初春,印度新任駐華大使小尼赫魯一紙「投訴信」遞到了外交部。這已經不是外交部第一次接到類似的投訴了。作為一國之都,北京的服務業確實差強人意。當時,北京的服務業僅有兩萬多家,其中一半是飲食業。雞毛小店、通鋪大炕、食品擔子、剃頭挑子和提籃叫賣的串街小販,支撐了人們的日常生活。

為了挽回影響,外交部派人陪小尼赫魯專程到上海改西服。清嘉慶年間,上海就有專門的西服店。當年國人稱外國人為「紅毛」,為「紅毛」做衣服的裁縫就被稱為「紅幫裁縫」。上海市政府特意找到有「西服聖手」之稱的余元芳為小尼赫魯改衣。余師傅不負眾望,只花了兩天時間就把西服改好了。

小尼赫魯非常滿意,當場要余師傅再做一套,並且為他的妻子、兒子、兄弟、岳父也都各做一套。後來,小尼赫魯在給外交部的表揚信中說,他到過很多國家,也買過很多西服,但從來沒有這麼漂亮、舒適、挺括的。

「紅幫裁縫」為新中國挽回了面子,但偌大一個北京城竟做不好一套西服,引起了高層的關注。1956年為了「繁榮首都服務行業」,中央決定遷上海名店進京。

「北京是首都啊,誰不願意來?」

1956年3月的一天,上海南京路上的藍天時裝店來了兩男一女三位顧客。女顧客拿來四塊料子想做褲子。營業員一看其中兩塊淺藍色的料子不適合做褲子,可女顧客執意要做,而且要求做成「吸腰」「落臀」的。取衣的時候,她穿著新做的褲子蹲下、站起,照著鏡子來回打量,非常滿意。後來,店方才知道,這三位顧客是北京服裝公司經理連方、副經理兼上海遷京聯絡組組長方華和業務科長萬家驥。他們遠道而來當然不是為了做褲子,而是來考察上海服裝店的。

接到中央指示後,北京市政府馬上責成北京市第二商業局與上海市第一商業局接洽,研究上海服裝店遷京事宜。經過明查暗訪,北京方面開列了包括「鴻霞」「造寸」「萬國」「波緯」「雷蒙」「藍天」等在內的21家服裝店的名單。這些都是上海一流的服裝店,而且無一例外都開在上海的核心商業區。

當時在張豐記服裝店做店員的鄭祖芳記得,3月14日晚上,他與許多上海同業一起,被集合到上海新成區區工會開動員大會。會上,區領導動員說:「北京作為首都需要大量的服務業,希望大家踴躍報名,繁榮北京服務業。」

當時,北京開出的條件相當優厚。至今保存在北京市檔案館的「上海市一商局與北京市服裝公司簽訂的調用商業人員協議書」上寫著,北京方面不但負擔上海來京人員的路費、提供來京後的住宿,而且保證來京人員原有工資不變,家屬一年之內全部調入北京。

面對如此優厚的待遇,「紅幫裁縫」踴躍報名。雖然,他們也聽說北京風沙大,氣候乾燥,冬天只有白菜豆腐吃。「但北京是首都啊!誰不願意來?」當年在萬國服裝店工作的張永福說,「剛解放,大家心氣高,能被挑上都感到很光榮的。」

遷京工作進展神速,僅僅一周之後,區政府工作人員就幫各家店鋪打點好了行裝。21家上海服裝店、208名從業人員,分兩批乘著火車浩浩蕩蕩來到北京。

服裝業遷京後,理髮、照相、洗染、餐飲等行業也陸續來京。當年,北京市分管這些行業的是北京市社會福利局。據檔案記載,1956年5月社會福利局副局長王崇續專程趕赴上海,與有關方面洽談照相、洗染、理髮等名店的遷京事宜。經過協商,雙方敲定將「中國」「國泰」兩家照相館,「普蘭德」「中央」兩家洗染店,「華新」「紫羅蘭」「雲裳」和「湘銘」四家理髮館遷到北京。

中國照相館的老人兒都記得,最初這份名單中並沒有中國照相館。一天,王崇續在街上無意中看到中國照相館的櫥窗最精美。一打聽才知道,中國照相館不但技術力量雄厚,而且員工平均年齡只有三十出頭,很有發展潛力。於是,他把中國照相館的名字也加了進去。

1956年7月6日,上海理髮、照相、洗染業的師傅們,帶著傢伙什兒,坐著同一列火車開赴北京。隨雲裳美發廳遷京的康邦章師傅記得,當時南京長江大橋還沒有建成,火車車廂要開到輪船上,擺渡過江。經過30多個小時的長途跋涉,他們才到北京。

對於「遷京」,康師傅至今仍覺得萬幸,「原來光顧美發廳的主要是歌女啦、舞女什麼的。解放後,這些人都沒了。我們幾個美發廳都開在同一條街上,生意越來越清淡。」康師傅說。起初,領導跟他們說是要支援大西北,沒想到最後去了北京,康師傅覺得自己太幸運了,「北京是首都啊,誰不願意來?」

初到京城

初到京城,上海師傅們都很興奮。趁著新店還沒開張,他們遊覽了心儀已久的故宮、北海、頤和園,體會到跟十里洋場截然不同的悠遊、閒適的老北京風情。

但興奮過後,許多現實問題擺在眼前。半個世紀後,幾乎所有老師傅都會說到吃不慣。張永福說:「我們在上海都是吃米的,到北京老吃饅頭、麵條,很不習慣。」北京的風沙也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上海人講究儀表,剛到北京的時候,張永福出門一身白西裝、一雙白皮鞋煞是好看,可不到一天,白皮鞋就黑了。沒辦法,他索性把皮鞋染成了黑色。

說到對北京的第一印象,康師傅把頭一縮說:「北京真冷啊!」那表情好像又回到了當年,在康師傅的記憶里,那年10月份北京就下雪了。「我們這些南方人哪見過這個?趕快上街買棉衣,我們都是穿著單衣來的呀。」此外,冬天生爐子對於這些初來乍到的上海人也是個不小的挑戰。康師傅說:「在上海,不管多冷也沒有生爐子的習慣,北京可不一樣,取暖、做飯都靠它。」頭一回生爐子,把康師傅折騰得不輕,任他使出渾身解數,愣是點不著,「多虧街坊大媽幫忙,告訴我得先放炭,點著了以後再往上加蜂窩煤。」康師傅說。

「華新」「紫羅蘭」「雲裳」「湘銘」這四個遷京的理髮館,最初的計劃是在東城、西城、崇文、海淀各開一家。可是,遲遲找不到合適的地點。大家一商量乾脆四家聯合開一家大理髮館,名字就叫「四聯」,取四家聯合之意。康師傅記得直到「文革」前,「四聯」的牌匾上除了「四聯理髮館」五個字外,還有一行小字寫著「華新、紫羅蘭、雲裳、湘銘四家聯合」。地點就選在金魚胡同33號,原來開在這裡的東單理髮館,只好給它騰地兒,搬到斜對過兒的紅星胡同去了。

最好的地段都給了上海遷來的名店,下面就要看上海師傅們的手藝了。

上海師傅

上海遷京店鋪開張後,在北京市民中掀起了不小的轟動。上海服裝、髮型、照相手藝的精緻與時髦,北京人早有耳聞。在家門口就享受到這些服務,大家能不樂嗎?

「在『四聯』理個髮要八毛錢,其他理髮館才兩三毛,剃頭挑子就更便宜了。」1956年在公安局工作的王銘珍去「四聯」奢侈了一把。「那是我頭一回擔任一場國際會議的保衛工作,所以我決定去『四聯』理個髮,精神精神。」王銘珍回憶,那時候他可是壯著膽子去的。因為在他印象里,去「四聯」理髮的不是教授就是官員。一進門,理髮員就笑容可掬地迎了上來,「說話都是上海口音,跟侯寶林的相聲似的,洗頭都說,『打一打好吧?』」王銘珍笑著說,「『四聯』從上海帶來10把美國進口的大椅子,坐著倍兒舒服,每人八條毛巾……上海師傅活兒好,服務也好,讓你花了錢心裡也高興。」

康師傅記得「四聯」剛剛開業的時候,每天早上開門之前門口都會排起大隊。有一年臨近春節他們更是早上五點鐘就營業,一直忙到夜裡兩點才下班。夜深了,師傅們也回不了家,只好到附近的「清華池」忍一宿。可是,剛躺下沒半個小時,就被叫起來了。原來,「四聯」門口的隊伍已經排到米市大街了。「東城區委一看這可不行,趕快開門吧!」於是,康師傅他們只好睡眼惺忪的,又幹起來。後來,他才知道,原來北京人有正月里不剪頭的習俗。康師傅笑著說:「那個月我掙了120多塊錢,都超過處長了。」

距離「四聯」不遠的中國照相館也同樣火爆。每天早上四五點就有人在門口排隊,即使下午三點就停止發號,生意依然會持續到晚上十點。那時候標準像、全家福、禮服照、婚紗照,「中國照相」全都有。比起北京的照相館,「中國照相」的禮服更時髦,布景更漂亮,用光也更加講究。當時,人們都以有一張印有「中國照相」字樣的照片為風尚。

一位70多歲的老顧客回憶,當年他去部隊報到路過北京,特意趕到這裡照了平生第一張照片。為了這張照片,他排了兩個小時的隊,差點沒趕上火車。

上海名店不但帶來了高超的手藝,還帶來了很多上海獨有的經營理念。北京史地民俗協會的常華記得,那時所有遷京店鋪牌匾的顯著位置都會寫著「上海遷京」四個字,中國照相館還把印有自己名號和價目表的小卡片放在店中,任顧客隨意取閱,「當時他們的廣告意識已經很強了。」

做了50多年服裝店營業員的鄭祖芳,即便已經退休十多年,仍然保持著每天穿西服打領帶的習慣。那種老上海特有的精緻已經滲透到他的日常生活中。

不過,上海名店在北京也有水土不服的。「美味齋」是這次遷京老字號中為數不多的餐飲業。在上海這家以「菜飯」聞名的飯莊,每天營業到晚上九點還門庭若市,但到北京以後,由於找不到更好的位置,「美味齋」被安排在菜市口。當時的菜市口遠離鬧市,每天天一擦黑兒,大街上就沒人了,而且又地處老北京扎堆兒的北京南城,口味上很難得到認同。開業後很長時間,飯店都在虧本經營。不過「美味齋」咬住牙堅持上海口味不變。漸漸地這裡成為在京南方人聚會的地方,老北京人也願意來嘗嘗鮮了。

落戶北京不容易

相比商業上的成功,上海遷京的師傅們落戶京城,就不那麼順利了。如今已經在北京生活了五六十年的康邦章師傅,提到當年在北京安家的過程還免不了一肚子牢騷。

康師傅說,當年北京市福利公司跟他們簽合同時保證,家屬是城市戶口的三個月內遷京,農村戶口的一年內遷京。康師傅老家在江蘇鎮江農村,他愛人是農村戶口。眼看著同事城市戶口的家屬都順利進京了,他愛人的戶口問題卻遲遲解決不了。康師傅說,同事中像他這種情況的大有人在。事情拖了兩年也沒解決,大家都不幹了,甚至嚷嚷著要「罷工」。當年康師傅正在積極要求入黨,作為積極分子,組織上讓他及時了解、匯報群眾的思想動態。當他把「罷工」的消息報告給福利公司時,領導上還挺緊張的。「其實,大家哪兒敢『罷工』,過過嘴癮罷了。」不過,經過這麼一折騰,公司終於開始認真解決家屬戶口進京的事兒了。「北京這邊願意接收了吧,農村又不放了。」康師傅說。當年他愛人年輕力壯,在農村算個壯勞力,農村死活不放人。即便是這樣,康師傅的愛人還辦了個臨時戶口,帶著孩子來了北京。康師傅記得,上世紀50年代末中央號召所有住在北京的臨時戶口都回鄉,他老伴帶著孩子頂住壓力愣是不走。結果,扛了幾個月,中央下文件,所有在北京3個月以上的臨時戶口都變成正式戶口。「當年好多人頂不住都走了,幸虧我們沒走。」康師傅感到萬幸。

說起自己在北京紮根的艱辛路,康邦章感慨不已。雖說是集體遷京,但是他們一家最終在北京有了自己的房子、戶口和工作,也著實不易。

現在問起康師傅:「您認為自己是北京人?還是上海人?」他還是會陷入兩難的選擇,就像他的口音既不是上海話,也不是北京話。然而,他自幼在北京長大的孩子卻沒有這種身份尷尬。他最小的兩個孩子都生在北京。「男孩叫『京生』,女孩叫『京花』。這都是派出所警察給起的。」康邦章說,「生在北京,當然就是北京人了。」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news/8omev9g.html

庆祝上海民族党成立三周年

各位独派朋友,大家好!

7月18日是上海民族党成立三周年的日子。三年前的今天,上海及本土以外共51位创党党员在美国纽约注册成立上海民族党,宣告被中华帝国主义侵占达78年之久的上海人民,开始寻求除实现中国民主之外的另一条道路,就是反对中国共产党的一党专制极权制度,反对中国共产党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反对大一统中央集权的中国传统社会制度,脱华归欧,全盘西化,重建海派现代文明,实现上海高度自治和独立。

本党成立以来,上海民族党党员不辞辛劳奔波美国本土48州,不遗余力地阐述本党建党理念,参加无数次谴责和抗议中国极权政府侵犯人权、文化灭绝和种族灭绝的示威活动,让更多人了解上海民族党的政治主张,让更多人了解中国千年专制制度的根源在于大一统中央集权统治,让更多人了解为什么推翻了满清迎来国民党、赶走了国民党迎来共产党、打倒共产党将会迎来另一个共产党的专制循环,让更多人了解遗害千年的大一统模式来源于暴政也必然产生暴政,让更多人了解为何中国政府对维吾尔、图伯特、香港和上海等民族实行文化灭绝和种族灭绝政策,让更多人了解为何香港占中和反送中运动会催生香港的独立运动,让更多人了解1949年以来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实行共产主义、中华帝国主义和大汉族主义的本质,也让更多人了解中华传统文化愚昧和野蛮的一面。

上海民族独立运动与其他中国占领区的民族独立运动一样,是反抗中国极权政府残暴统治和争取民族自由的正义行为。我们很高兴在上海民族党成立三周年的日子里,邀请到维吾尔、香港、吴越、晋兰、南粤、燕幽、荆楚、夜郎等其他民族的朋友,一起重温在伦敦、纽约、华盛顿、旧金山和洛杉矶等地高举独立国旗向中国政府表达抗议的日子,我们共同举办了2019年华盛顿独派大会和2021年Clubhouse独派网络大会,共同谴责中国政府设立集中营关押百万维吾尔、哈萨克人民,共同谴责中国政府镇压香港民众的抗议活动,共同谴责中国政府逮捕和迫害沪独人士、满独人士和燕独人士。在未来反抗和驱逐中国占领军的行动中,希望我们继续相互支持,努力拓展合作空间,携手推进各民族独立事业。

未来的路很长很难,会有更多抗争人士遭受迫害甚至牺牲生命,但是我们无所畏惧,因为我们知道,生命的意义正是在于追求自由和独立。上海民族党现阶段的目标和任务是充实自己坚定方向,广泛传播民族独立理念,耐心等待灭亡中国的时机到来。我们深信,大一统中华帝国主义和大汉族主义必将失败,中华民族复兴的梦想必将失败,中国占领区各民族人民的民族解放和民族独立必将取得成功和胜利。

感谢朋友们的光临

谢谢!

中共百年大庆之时,哪两个人的名字被百度屏蔽了

中国共产党庆祝其成立一百年的时候,有两个人的名和姓被中国最大的搜索网站百度给屏蔽了。对中国网络审查有相当深入了解的前新浪微博网络审查员刘力朋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对记者说,他希望通过讲述自己的经历能让更多人认识到中国网络审查“每天都在真实发生”,这样在面对有关中国的信息时就能采取“更有效的策略来解读”。

刘力朋的推特账号6月18日发出一则推文指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的姓名被百度屏蔽,同时公布了一幅屏幕截图。截图显示,在百度搜索栏键入“习明泽”三个字之后,出现“抱歉,没有找到与‘习明泽’相关的百科结果”。推特号为“@ZhangCY2021”的推友留言说他在几个月前已经发现习明泽三个字在百度搜索不到了。显然,习近平女儿的姓名被百度屏蔽了,但没有超过半年时间。无独有偶,上海民族党负责人何岸泉的名字在新浪百度的搜索也出现同样的结果。第三个被中国最大的搜索网站新浪百度搜索屏蔽掉的人是谁?

今天正值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习明泽、何岸泉两人的姓名被百度屏蔽一事值得关注。迄今为止尚未发现有第三个人的姓名遭遇屏蔽,即使是中国政府眼中著名的反贼,包括民运之父魏京生,西藏宗教领袖达赖喇嘛,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八九六四学生领袖,前美国国务卿彭佩奥的政策规格办公室中国助理余茂春、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中国民主党创党人士等,他们的姓名都未受到屏蔽,可见百度搜索屏蔽习、何二人的原因非常特殊,耐人寻味。

习近平谈中共建党100周年

过几天就是我党成立100周年划时代的大日子,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第一个历史意义,铸就了一篇百年辉煌的历史三部曲。第一部由毛主席为核心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完成,付出了数以千万计生命的代价,打倒了国民党蒋介石,建立了新中国。第二部还是由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完成,同样付出了数以万计生命的代价,探索出一条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给中华民族指明了前进的方向。第三部由邓小平、江泽民同志为代表的第二、第三代无产阶级革命家完成,制定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英明决策,实现了在坚持共产党领导和实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条件下的经济腾飞,意义非凡。欧美资本主义能实现经济繁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行。这是我要说的第一个历史意义的重点。

第二个历史意义是,今天落在我们这一代共产党人肩上的伟大历史责任,是如何在第一个100年铸就的辉煌历史基础上,在第二个10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的时候,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在经济上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距离2049年还有28年,根据西方媒体的报道,一些经济学家预测我国会在2049年之前在经济总量上超越美国。实现这一伟大目标要做到几个坚持。第一坚持正确的领导,在国家要坚持服从共产党领导,在党内要坚持服从党中央的领导,在党中央要坚持一个稳定的领导核心。第二要坚持正确的道路,在国家要坚持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在党要走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第三要坚持正确的思想,坚持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和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第四要坚持正确的政策,要坚持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政策,要坚持捍卫祖国统一的政策。把四个坚持做到了、做好了、做实了,是经济上超越美国的基础和前提。

然而有人亡我之心不死。党和国家面临的挑战和困难有下列几个方面。第一是美国的围堵。美国的围堵年年有,大家已经习惯了,但从今往后会大不一样。我们怕不怕?怕,不怕不是实事求是。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能做阿Q,如何化解围堵和反围堵才是务实的做法。美国联合欧洲国家在政治上的围堵,从人权到经济,从新疆再教育中心再加上新冠病毒溯源。在人权方面的追责我们已经产生免疫,对方也无可奈何。经济方面也同样奈何不了我们,产品性价比的优势是中国产品占领世界的主要原因,所以他们会在新疆和新冠问题上大做文章。这也说明对方急了,狗急尚且要跳墙更何况是世界唯一超强的美国。因此我们不能硬拼要智取,硬拼不是一定是杀敌1000自损800,可能会自损1000。最近政治局研究的初步方案是以拖待变,伺机调整。一旦发现更好的策略马上调整。去年川普在中美贸易协定上逼得很凶,我们拖,拖到拜登上台。现在拜登要在新冠起源上做文章,我们就让他来查,谅他也查不出什么真凭实据。但我们不能爽快答应,要磨,磨其锐气。

第二是科技创新的乏力。我国经济缺乏新而强有力的火车头,虽然我们曾经是世界经济复苏火车头。高新科技研发的薄弱是阻碍我国经济自主的严重障碍,高新科技研发的不足有可能导致我国经济发展速度的减缓甚至停顿。我们是外向型经济,依靠人家下单的经济。当然我们可以拉动内需来弥补,虽然也是办法但不是好办法。即使外向型经济还可以持续很多年甚至可以带领我们达成超越美国经济体量目标,但科技创新缺席的话,让美国反超昙花一现是大概率的事情。老实说这是我最最着急的,当然着急也没有用。让刘鹤同志任科技体制改革和创新体系建设负责人,是因为这几年他在与美国经济谈判中深刻领悟到科技创新对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今天说一句狠话,科技创新的意义等于一个国家的未来,没有科技创新便没有国家的未来。没有科技创新的国家等于乞丐,靠要饭过日子。中小国家可以,我们中国不可以。

第三是党、国家和民族的凝聚力。党来自人民,人民是国家的主人,而民族是人民和国家的根本。民族和祖国具有同等神圣的意义,只要我们的党是代表人民的党,时刻牢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那么党的合法性、党的凝聚力就有了可靠的保障。所以在任何时候我们要不忘依靠人民,不忘我们的历史使命。100年党的历史证明了,我们的党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人民谋幸福,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后,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国家面貌焕然一新,人民生活从脱贫到实现全面小康,仅仅用了不到30年的时间。这是值得党自豪的,也是向人民交答卷。72年前中国人民选择了共产党,今天中国共产党向人民交答卷,他们的选择是正确的。

第四是祖国统一。统一大业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中不可或缺的一段,也是最具象征性的部分。倘若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台湾尚未回归实在是说不过的。也因此这几年我们在香港推行一国两制的步子加快了许多,时间不等人啊。待香港彻底落实一国两制之后,台湾统一的时间表就可以确定下来。我个人意见是制定一个短期的时间表和一个长期的。短期是以台湾不独为标准,长期是以台湾回归为标准。到第二个100年,新中国成立100周年的2049年,若台湾没有宣布独立还是挂着中华民国的牌子,国际社会普遍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的唯一代表的原则,那么我们可以说台湾没有丢,我们共产党人对得起祖宗。长期的时间表是从今年算起50年,党150周年的时候台湾回归,宣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至于武统还是和平回归,取决于台湾而不是我们。我们要做的是两手准备,争取和平回归但也具备武统的能力和决心。我深信随着祖国大陆的综合国力日渐强大,和平回归的可能性也水涨船高,毕竟识时务者为俊杰,台湾人民也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也具有同样的聪明才智,相信会做出明智的选择。反正一句话,打也是统一,不打也是统一。没人会做出错误的选择。

最后谈谈对文革的看法。一是前后30年不能相互否定,二是不可或缺的社会实践,为我党继续执政提供了宝贵经验。我是这样想的,从我党100年历史历程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一条线贯穿始终,这是一条我党的生命线,她连系着我党的一个又一个重大历史关头。若这条线断了,那么我党的生命将会受到威胁甚至亡党亡国。这条线就是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毛主席是我党的灵魂和象征。我们常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当然没有新中国就没有今天。我要告诉你们,没有毛主席就没有党。党的领袖党的核心多么重要。再者,文革十年若不是那个结果而是另外一种结果,中国变了颜色也说不定,党失去领导地位也不是没有可能。历史不可以重来,我们要珍惜今天。

六四也一样。若邓小平同志等第二代集体领导当时没有下那样的决心破釜沉舟,可能被他们颜色革命成功,政权被颠覆,中国人民再一次受外国势力三座大山的压迫。那时候很多人不理解,认为可以用其他手段达到同样目的。如果那样做,只会造成更大的伤亡,只会把党和国家陷入更危险的境地。所以在对抗外部势力的斗争中千万不能心软不能手软,不能好心办坏事,不能瞻前顾后妄想鱼与熊掌兼得。总之一句话,我们共产党人只要心里装着中国人民,明确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奋斗目标,以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行动,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无往而不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