滬民黨成長史

上海民族黨在紐約宣布正式成立

紐約時間2018年7月18日20時,上海民族黨籌備委員會在其推特官方帳號@ShanghaiNationP上宣布上海民族黨正式成立。

2017年12月11日,上海民族黨(簡稱滬民黨)發起人何岸泉在紐約曼哈頓大街上舉牌“上海民族獨立萬歲”,並在推特發布他的舉牌照片,同時聲稱將於2018年元旦宣布籌組上海民族黨。2018年元旦,何岸泉如約在他的Youtube頻道上發表《滬獨啟航》演說。此時,已有趙長明、張會來和李剛等11位人士加入滬民黨,成為首批創黨黨員。何岸泉誓言募集到50位創黨黨員後,滬民黨將正式成立。

5月24日,滬民黨人數接近40位時,由何岸泉、變態辣椒和馬紹三位黨員組成的籌委會成立。6月10日召開的籌委會會議決定,7月初滬民黨申請註冊。7月5日,滬民黨向紐約州政府遞交了申請文件。

7月10日至7月18日,先後共9人被批准入黨,黨員人數達到51位,符合宣布正式成立條件。無獨有偶,紐約州也於7月18日批准了上海民族黨(SHANGHAI NATIONAL PARTY)的註冊申請。籌委會當即決定,在推特宣布上海民族黨正式成立。

DSdg5CeXcAA-pNX

《2019年上海人權報告》公佈第一號、第二號案例

1月11日和14日,上海民族黨官方推特賬號分別公佈《2019年上海人權報告》第一號、第二號案例。

2019年上海人權報告 案例1號 https://cn.nytimes.com/business/20190111/china-twitter-censorship-online/zh-hant/
媒體:紐時 《網路審查再升級:中國推特用戶遭政府盤查或拘留》 記者:孟寶勒 日期:2019年1月11日 內容: 上海——一名男子在拘留所待了15天。另一人的家人遭到警方的恐嚇。第三人被用鐵鏈鎖在椅子上接受了8小時的盤問。 他們的罪行:發推。

2019年上海人權報告 案例2號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sentence-01142019083019.html 媒體:自由亞洲電台 記者:黄乐涛 日期:2019年1月14日 內容:提出在公厕门上写上「打倒共产党」等敏感字句,「厕所革命」发起人季孝龙,周一(14日)以「寻衅滋事罪」判囚3年半。

上海民族黨發布2019年度計劃

上海民族黨推特賬號於2018年12月28日公佈上海民族黨2019年度計劃。

1,關注上海民眾各類抗爭活動和人權事件,收集整理,編寫《2019上海人權報告》。預定2020年出版,提交歐美日台等國家議員、人權組織。

2,開播《滬獨之聲》廣播電台,向上海民眾廣播宣傳獨立自由理念,和每日新聞。

3,積極宣傳滬獨理念,爭取得到歐美主要媒體網站的報導。

4,籌組 #上海萬國民團。 民團目標和任務是在中共政權突然滅亡之後,黑社會土匪肆虐之時,組織上海居民以區為單位,進行就地自衛,保衛百姓生命財產。 民團將按區組建16個區大隊,下轄105個街道中隊,107個鎮中隊,和2個鄉特別小隊。 方案細節將於2019年適時公布。

參加中國海外民主運動聯席會議

2018年12月8-10日,上海民族黨負責人何岸泉參加了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行的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第15次會議。

第15屆聯席會議

10日下午1點至7點,上海民族黨黨員張會來等8人參加了魏京生基金會在美國國會雷本大樓金房房間召開的“紀念民主牆40週年”研討會,和在美國國會眾議院雷伯恩辦公樓大堂舉行的第四屆“人權無國界展”暨第四屆“人權自由衛士獎”頒獎典禮。

海外民運聯席會議

 

何岸泉應邀觀摩台灣大選

上海民族黨負責人何岸泉於11月12日 – 27日訪問台灣。其中19日 – 27日應台灣方面邀請觀摩台灣中期選舉。

11月15日在台北拜會了藏人行政中央駐台灣代表達瓦才仁先生,並受邀共進晚餐。

達瓦才仁

16日南下台南市,下午參觀了民進黨台南市長候選人黃偉哲競選總部。16日晚上在高雄市參觀了民進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競選總部。17日下午和晚上分別觀摩了民進黨和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和韓國瑜的造勢活動。18日回台北與部分島抗聯成員會談。19日觀摩團報到,開始觀摩台灣大選之旅。

22日中午,在台灣中央廣播電台接受主持人楊憲宏先生採訪,談滬民黨和上海獨立運動。

「上海民族黨」主席何岸泉:與中國大陸分裂促成了台灣民主

22日晚在台大與台大同學座談,談台灣選舉和上海獨立運動。

台大座談

23日,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採訪談台灣大選觀摩體會。

九合一选举进入倒数 台湾选民热情感染各国人士

26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駐台灣記者採訪,談上海民族黨,談台灣中期選舉結果感想。

台湾选举:海外民运看到了什么?

27,隨觀選團拜訪台灣民主基金會。台灣之行圓滿結束。

 

上海民族黨公告

上海民族黨於10月30日發布公告:

上海民族黨黨員 胡誠宜 推特號 再次失聯。 我們得到消息,胡誠宜已被中共國安帶走,去向不明。他本人的推特已五天沒有更新。 胡誠宜上次被中共迫害投入精神病院遭受電擊酷刑的時間是8月15日-9月10日。 懇請請知情者提供詳細信息。若情況屬實,我們將竭盡全力呼籲營救。

上海自由市原住民的憲法權利和吳越難民的法律地位 —– 劉仲敬

1854年7月11日,上海自由市业主会议根据新《土地章程》第十款成立市议会(Municipal Council)。

“由于这种(强化管理的)需要以及叛军(一八五三年九月七日到一八五五年二月十七日)占领(清属)上海(县)城所造成的新情况,有必要采用一部《新市政土地章程》来管理各裔公众。这些规章经过一方是上海道台,另一方是英、美、法三个条约国的领事正式认可,在一八五四年七月五日由三国领事以通告公布,并通知召开一次全体大会,以便通过账目,任命一个新的委员会,「并且一般地是考虑有关界内最近居住的大量清国人口所造成的各租界的当前情况,以及将来维持安全、秩序和清洁的最好方法。」在这些土地章程中,除了明白规定业主为取得和登记土地,「须先向该国领事官禀报,设该国未派领事官,即向该国所委托的别国领事官禀报」外,大部分是仅仅重申一八五四年章程的条文;但其中有一条,经过以后几年的补充,却奠定了现存上海公共租界自治政府的基础,虽然在那时,这条仅只是适用于当时英租界内的多裔社区。这一条就是:

「第十条:马路和码头,土地税和码头税的征收 — — 那是适宜而必要的,制定一些条文以规定兴筑马路,建筑公共码头和桥梁,以及一般地维持其经常的修缮、清洁、照明和界内的排水,并建立一支守卫或警察力量,上述各国领事应于每年初在上述界内召开业主会议,决定为了以上这些用途而筹措所需基金的方法;在这样的会议中,上述业主有权宣布对上述土地和建筑物课征一种地方捐税形式的税,并对一切在界内任何地方起岸的货物课征一种码头捐;指定一个由三人或三人以上所组成的委员会来征收上述各种地方税捐,并以所征收来的款项拨归上述各种目的之用,或按照上述会议所同意和决定的方法开支;上述委员会为了这个目的将有权对于欠税者向有权受理的领事法庭予以控告;上述的任何一个或一个以上的欠税人若在上海没有领事,则由上海道台根据各国领事馆转达的马路委员会的请求,向这些欠税人征收其所欠的土地捐或码头捐,并照数交与上述委员会;此外,在这种年会中,该委员会应将上年度的账目提请出席会议的业主审核批准。如各国领事在他们认为必要时,或由业主们的请求,也有权集体地或单独地随时召集全体大会,考虑任何与土地有关的事项,惟须于十日前发出通知,叙明开会所要讨论的事宜;至于业主的请求,则须由不得少于五名的上述业主的签名,并须有充分的理由。在任何这样的会议中,只要出席人数不少于三分之一而由多数通过的关于所有上述这类问题的决议,对于上述界内所有业主就都有效力和拘束力。由出席这样会议的那位资历最老的领事担任会议的主席,若没有领事出席,则由出席者多数提名的业主担任。如果在按照本条规定所召集的全体大会中,业主对于任何未经列举而影响一般利益的有关市政性质的事项有所决定,这种决定必先由会议主席呈报各国领事征求同意和认可,凡未取得正式批准的决定不能生效和把业主作为一个整体而加以拘束。」

根据其他条文的规定,各领事有权管理酒精和酒类的出售,以及清国人的娱乐场所,并规定他们有责任处罚违章事件。

根据这个第十条,对土地有管辖权的政府和对各裔沪人的人身和财产有管辖权的各政府,委托给各族裔沪人以一切政府中的最高权力,即对于他们自己的公众征税和警卫的权力,这便奠定了他们对本身事务上的权力的基础。他们对界内清国人的权力,是由迫切的需要加在他们身上的。一八四五年的章程禁止「原住民」把土地和房屋出售或出租给其他清国人,((《一八五四年土地章程》第十五条))并且禁止各裔沪人「建筑房屋租与清国人或供清国人使用。(《一八五四年土地章程》第十六条)」在一八五四年的章程中,这些限制都取消,并且在事实上,这些限制的实施也不再是政府或个人力所能及的。当「叛军」占据(清属)上海(县)的时候,各裔租界变成了中立地带;由于扬子江流域既被太平军所蹂躏,而上海以南的地方被形形色色的叛变团体所破坏,于是就有成千累万的难民都涌进了这个逃难所。当上海确实(被粤军所部的小刀会)占领(的)时期,事情也就让它发展;但是在一八五五年二月二十四日 — — (粤军)从(清属)上海(县)城撤退一周以后 — — 上海道台与各条约国之间就成立如下的协议:「照得华民(清国臣民)若未领得地方官盖印凭据,并经有(英法美)三国领事官允准,则不得在界内赁房,租地基,建造宅舍居住。今将如何办理例,开列于左」云云。(录自《约章成案汇览》)清国人应具备两个殷实房产所有人的担保,然后经由他们的地主向该地主的领事申请,并保证「遵照新定章程,并按例纳税。」因为各租界的投票权经于一八五四年十一月十日的大会上扩展到一切纳税人,几乎每个原住民都享有,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原住民是只向清国居民课税,权不给他们投票权的。”

新《土地章程》将欧裔上海市民的排他性权利,有条件地向新移民开放。新移民大部分是粤军驱逐出境的吴越难民,也包括印度各邦、南洋各邦、香港、韩国、日本的移民。基本法确定后,议会政治即入正轨。“新法律的制定,具有一种明白的企图……通过业主会议确定全体原住民社区的自我治理权利,以及为市政目的而征税的权利;由此二端而得有手段,以保证原住民社会自身的安全与幸福。”议员必须是每年缴纳房地产税超过五百两,或每年支付房地产租金一千二百两以上的有产者。第一届市议会由七位总董组成:凯威廉(William Kay)、麦都思(Walter Henry Medhurst)、金大卫(D.O.King)、费龙(C.A.Fearon)、 金能亨(Edward Cunningham)、斯金纳(J.Skinner)、白朗(W.S.Brown)。自由市在市政管理和建设方面的成绩,即使放在欧洲也是名列前茅的。